主页 > 香港图库彩图大全 >
电影《寄生虫》,平凡人的挣扎与追求
发布日期:2020-10-12 21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其实在《寄生虫》这个故事里,金家从一开始就背负了一个道德污点:他们为了得到工作机会,隐瞒或杜撰了自己真实的身份,所以他们虽然得到了朴家的工作,但是绝对不能以亲人相称,他们就只是司机、保姆和家教,而不是谁的父亲、谁的妻子、谁的儿女,只留下社会属性,而家庭属性被抹去了。这种被扭曲的关系是他们赎回尊严的重大障碍之一。他们幻想以一家人的身份,正大光明地出现在一起,所以就有了这场改变整个剧情走向的重头戏。

这次“家庭聚会”,却成了一次危险的“越界”。他们只是在模仿,然而?心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,甚至基宇YY未来和多蕙结婚,他也不忘强调“要去找两个演员在婚礼上代替父母”。在这里,无论他们看上去多像这栋豪宅的主人,但是他们心里很清楚,他们不是,他们只是主人离开后,才能出来放肆一会儿的虫豸,老妈的表情说明了一切,他们完全知道自己的可悲之处。

其实看到这里,基本上能知道后半段一定是悲剧走向了。而前保姆的意外出现更加速了这种转化,他们惊讶地得知,居然还有人“寄生”在别墅的更深层。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寄生:没有工作,也不需要工作,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,每天只要老婆偷偷地带一份饭就行了??反正多消耗一点食物,对朴家来说,是可以忽略不记的成本。无意的撞破,演变成了混乱的打斗,主人无意的回归,引发了仓皇的逃窜,更升级成了绑架和误杀。这也击穿了他们原有的底线,为了保住饭碗,原先只是背负道义上的污点,而现在成为了真正的罪孽。仿佛是报应不爽,刚刚还在别墅里喝酒的一家人,只得在瓢泼大雨中,不断地下沉,下沉,回到自己的地下室,却发现这里已经被整座城市的污水所淹没。

基婷在马桶上点了一支烟,这里是跟地平线齐平的地方,水浸没不到,这里也是他们最早找到“工作机会”的地方。赎回尊严的幻想彻底破灭了,就因为他们出身在整个社会的最底层,这个无法改变的事实,只要一场大雨,就能把他们打回原形。如果说一场暴雨打碎了他们的幻想,可是毕竟他们的身份还没有暴露,他们的生计不会面临威胁,一切本还可以继续(如果按照基宇的“计划”执行的话)。然而当人被唤起过对尊严的渴望之后,是很从容地难回到低自尊的状态中去的。而且,社长夫妇执意举办临时性的生日派对,更加剧了这种心理上的落差。

同样经过一场暴雨,同样迎来一个假日,朴社长夫妇在家里享受着天伦之乐,宾客云集。而刚刚失去了一切的金司机一家,因为这个拍脑门的主意,却要以司机、保姆、家教的身份,纷纷赶往“加班”,给老板装点门面,他们又回到了原点,又要装作谁都不认识谁。而且,当金司机再一次“越界”,过问老板的个人感情之后,被毫不客气地挡了回去。“你就当是工作好吗?”这是一种符合朴社长人设的,比较体面的说法,而它的潜台词是:你还想不想要这份工作了?

还记得吗?越过界线的虫子,会被毫不犹豫地弹走。再看看彼此的印第安头饰,我是谁?我从哪儿来?我要做什么?这一切是那么令人困惑和绝望。金司机最后抽刃而起,刺向社长,并不是出自个人恩怨的报复,更不是出自阶级性的反抗,这个怪异的举动背后有极其复杂的内在过程,之前见过一个比较认同的回答,就不再赘述了。